学校首页 | 加入收藏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转载】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一治党利器
来源:前线   作者:刘智峰   日期:2016-12-20 16:29:32   阅览次数: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指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我们党强身治病、保持肌体健康的锐利武器,也是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手段,必须坚持不懈把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用好。”必须看到,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在漫长的革命战争年代从自身的特点入手探索出来的独特的制度财富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它在修正错误、统一思想、巩固团结、激发活力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新的历史条件下,批评和自我批评依然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维护党内健康政治生态的治党利器。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自我治理的重要方法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认识论前提非常简单,但也不容易被人们承认,那就是任何人或者任何政党对事物的认识,都存在着不符合客观实际从而导致犯错误的可能性,而在错误之后的自我反思或者在自己还没有意识到错误的时候,来自他人的批评则是纠正错误达到正确认识的最好方法之一。那些勇于并且敢于直面错误、认真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政党是谦虚的,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能不能在政党的政治生活中实践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能否不断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发展壮大的关键之一。

 

领导中国人民开辟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全新事业,中国共产党难免在认识上、思想上和实践中犯各种各样的错误,陷入各种各样的误区。但中国共产党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她在各个历史时期并没有被错误和挫折所打倒,而是在纠正了错误之后继续前进。她改正错误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善于在失败和挫折之后开展认真严肃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在批评和自我批评中寻找产生的根源,找出正确的道路和方法。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成立90多年来的历史就是一个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不断修正自身错误从而不断走向胜利的过程。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实现自我治理的治党利器。其一,它是一种组织内部的监督、纠错机制,也是一种党内民主机制,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领导和普通党员平等地发表意见,纠正党的思想认识上和决策上的失误;其二,它是实现党内思想统一的正确方法,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中的沟通交流和相互批评、相互辩驳,消除分歧,提高认识,达成共识;其三,它是党员干部进行党性锻炼的重要场所;其四,它还是领导者克服官僚主义、实现正确领导的精神素养,领导者如果没有自我批评的谦卑心态,不能放下身段听取来自群众的、基层的甚至对立面的意见和批评,就不可能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必然违背群众路线,那种领导必然是错误的。总之,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党内政治生活的核心,通过思想观念上的争论和交锋,使政党的政治特点、党员的党的意识和观念得以突显和巩固、深化,维护了政党的严肃性。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的新传统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政治传统中就有的吗?不,它是中国共产党在治党实践中创造的。早在1942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上就指出:“没有斗争就不能有进步,有人说我们所进行的党内斗争是不符合中国的习惯的,但我们说我们必须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使党员更提高更进步。”

 

的确,这样一种建设党、改造党、发展党的方式是中国共产党独有的,其他的政党也可能使用这样的方法,但只有中国共产党把批评和自我批评发展和丰富为一种成熟完善的党建理论和实践中可以操作的党建方法。

 

在某种意义上说,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东西方文化与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文化融合的产物,既有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重视修身、克己、反求诸己、反躬自省的精神渊源,也有来自西方文化中的批判精神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斗争哲学。中国共产党是善于学习的政党。在中国共产党寻找中国革命道路的过程中,其政党文化是高度开放的而绝不是封闭保守的,她向所有能够接触到的先进文化学习,既学习本民族文化中的优秀的部分,也大胆借鉴来自西方的文化。她不但学习,还善于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在这种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

 

个人意义上的自我反思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但是组织意义上的自我反思,在党的政治生活中、党支部会议上当着大家的面公开地剖析自己的缺点,作自我批评则不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国文化传统是顾及面子和人情的,自我反思也是在个人独处的状态下进行的;而在支部生活中开诚布公地指出别人的缺点、批评别人的错误,更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忌讳的。

 

最核心的区别在于,中国传统文化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而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文化是以组织和信仰为基础的,二者是存在着矛盾和冲突的。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批评和自我批评既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更是在吸收了外来的先进思想文化之后在政治实践中的突破和创新。

 

简言之,批评和自我批评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修身不同之处有三点:其一,修身是一种个人的自主自愿行为,是在私人场合进行的私人行为,而自我批评则是党内政治生活的要求,个人是以组织一分子的身份参加的,是组织内部的必须进行的组织行为;其二,修身可以在个人的内心里进行,也可以写在日记里挖掘自己的错误进行自我鞭策,而自我批评则是在组织生活会、支部会议上公开当众剖析自己的错误和缺点;其三,修身是自我反思,而批评和自我批评则要求组织内部成员之间的相互批评,组织对个人的批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范围是极其广泛的,既有党员之间的相互批评,也有党员对党的组织和领导干部的批评,还有党组织对党员的批评、群众对党的批评,等等。

 

所以说,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独特的建设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通过在党内进行坦率的、开诚布公的、真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中国共产党成功应对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挫折、分歧和挑战,解决了党内的矛盾。而这种应对方式的主要特点就是通过严肃的党内政治生活寻找内因,坦白承认错误,在新的正确认识基础上统一思想,从而实现组织的自我调适和自我更新。可以说,成功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在党员的自我革新基础上实现组织的自我革命。

 

全面从严治党条件下不能丢掉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治党利器

 

为什么近些年来党内的官僚主义、家长制、特权腐败、“四风”现象等问题一度严重,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抵御、监督、制约和荡涤党内不正之风的机制——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丢失了或者流于形式主义了,它对党的自我治理功能或者被忽略了或者逐渐失去了效力。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指出:“批评和自我批评存在的普遍性问题是,自我批评难,相互批评更难。在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治生活庸俗化、随意化、平淡化现象还大量存在,一些党组织和党员缺乏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勇气。这既害自己又耽误同志,最终伤害的是党的事业。”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在革命战争年代,不进行真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在党的会议上不说真话、实话就不能求得真理,不能找到正确的革命道路。但在革命成功以后党执政了,那种紧迫的现实要求就淡化了,官僚主义滋生蔓延,党员干部的名利地位心重了,明哲保身的心态多了。市场经济条件下,党员干部的个人主义、世俗主义逐渐流行,自私自利多了,政治意识、党性意识淡漠了;传统文化中那些曾经被中国共产党批判过、扬弃过的腐朽因素诸如人情观念、面子观念死灰复燃了。这些都冲淡了中国共产党的新传统。于是,在党内政治生活中,在民主生活会上,认真的、积极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消失了,这种活动表面上还在按照上级和组织的要求进行,但往往流于形式,走了过场。上级也许能够批评下级,但下级不再敢批评上级,担心领导给穿小鞋,对领导更多的是出于利害考虑而导致的吹捧拍马式的伪批评,同志之间的相互批评也往往是不痛不痒的止于皮毛、无法进行思想上的深入交流和交锋。在这样的情况下,批评和自我批评只是徒有其表,无法再发挥治党利器的作用了。

 

正是鉴于这些原因,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重申党内政治生活中必须坚持严格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对领导机关、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提出了具体要求。全会公报鲜明地提出:“批评和自我批评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讲党性不讲私情、讲真理不讲面子。党员、干部必须严于自我解剖,对发现的问题要深入剖析原因,认真整改。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对各种不同意见都必须听取,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从谏如流、敢于直言。”

 

必须看到,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天的中国共产党面临着比革命战争年代更为复杂的环境,要使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一中国共产党传统的治党利器重新焕发生机活力而不是流于形式,需要一系列具体制度、机制方面的改革创新。其一,必须制定具体而详细的、可以操作的制度性和程序性的规定;其二,必须落实书记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书记要负责组织和实施批评和自我批评,明确书记在批评和自我批评中的责任;其三,制定相关责任追究制度,对于不按相关规定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在活动中走形式、走过场的党组织和责任人进行批评问责;其四,领导能不能率先垂范、发扬民主对于批评和自我批评能不能顺利开展是最关键的。要制定相关制度,明确规定领导必须在批评和自我批评中发挥带头作用,主动进行自我批评,认真听取党员对自己的批评意见,对于在活动中压制批评和事后打击报复的进行相应的党纪处分。

 

如果每个共产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都有坚定的信仰、坚强的党性,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抛弃私心杂念,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严格遵守党章和党的纪律,出以公心,真诚坦率地检讨自己、批评同志,就能够达到修正错误、求同存异、统一思想、共同进步、共同提高的目的,从而不断增强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增强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

 

(作者:刘智峰,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