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媒体北农
媒体北农
【北京日报】种地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6-28 08:13:55   阅览次数:

 

“你家小子,在哪工作?”

刘玉山最怕邻居问他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因为他觉得丢人。

儿子刘清林,原本是他的骄傲,考上了大学,还在城里找了份薪水不错的工作。

可去年不知怎的,儿子竟然辞了工作,重又种地当农民。

“起早贪黑,培养个大学生容易吗,可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刘玉山重重叹了一口气。

父亲的反应,刘清林意料之中,但这改变不了他的选择。

刘清林的家在平谷区镇罗营镇下营村,小时候,家里种小麦,后来又改种桃树,小清林跟着父母下地,土地的神奇,令他着迷——种下一粒麦子,它能回报你许多粒;种下一棵桃树,它能回报你一树桃。小清林心中认定,种地最能创造财富。

渐渐地,小清林知道,农业并非只有种地,还包括育种、栽培、生物、信息技术等多种学问。“我要学农业!”刘清林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向,填报高考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地报考北京农学院。

2014年,刘清林本科毕业,在城里的一家花卉公司做技术员。

每天,坐在实验室里记录花卉生长,工作不累,薪水也不错,一到周末,同学们就吃饭聚会……这样的生活虽然轻松,但刘清林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一个周末,刘清林回到下营村,他跟着父母去桃园,园内种有300棵桃树,年近六旬的父亲踩着高凳,爬上爬下,刘清林鼻子一阵阵发酸:父亲年纪一大把,还能爬多久?将来谁来爬?

从桃园回家,路边是大片撂荒的土地,即便有人在种,劳作者的年龄也在50岁上下。刘清林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再过几年,老人无力耕种,年轻人又都外出打工,村里的土地怎么办?”

“民以食为天,要是没人种粮食了,那可就麻烦了!”刘清林再也坐不住了。

去年夏天,刘清林从网上偶然看到一则消息——“北京良农丰禾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市农业技术推广站利用小汤山特菜大观园、北京顺沿特种蔬菜基地等,培训大学生掌握黄瓜、番茄的生产栽培技术。”他当即报名。最终录取的“大学生农民”中,刘清林是惟一的往届生。

脱下干净的白大褂,换上禁脏的蓝大褂;走出开着空调的实验室,一头钻进闷热的大棚,除草、播种、育苗、绕秧、套夹、吊线……汗水,一滴一滴,自刘清林的额头滑过,跌落田间。

同刘清林一样,首批有18名大学生,走进田间大棚,接受“黄瓜、番茄播种、育苗、栽培、收获全生育周期”培训。北京市农业技术推广站博士雷喜红介绍,近年来,北京发展的是都市型现代农业,大量新技术、新设备投入运用,但大部分农民学历低,新技术推广受阻。这就需要“大学生农民”引领。

劳作一天,刘清林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微信上同学招呼聚会的信息,一直未读。吃饭、睡觉、下地、干活,生活虽然变得辛苦、单调了,但刘清林觉得充实了。

“种地可偷不得懒,需要绣花的耐性,每天都得精益求精,才能有丰硕的收获。”刘清林说,“农业,必须得有人做,我愿意成为其中一员。”

“庄稼活儿,不用学,人家咋着咱咋着。”今年55岁的王会权已经种了20多年地,这个跟着“二十四节气干农业”的好把式被安排给刘清林当师傅。王会权手把手地教这个大学生地里的活计,他很喜欢这个想在地里“折腾点儿事”的年轻人。

“这孩子,就是有点轴!”王会权说。

拜师才两三周,两人就为怎么“调控大棚的温度、通风”争了起来。王会权眼瞅着变天,让刘清林赶紧关上大棚,刘清林觉得不能关,“理论要求早上8时通风换气20分钟。”王会权不理会刘清林的理论,大声嚷嚷道:“你看天啊,要降温了,不适宜通风了。”

“理论是一回事,但措施要符合实际,根据温度、湿度进行调整,书上的内容不是一成不变的,各项操作要适时调节。”刘清林在笔记本上记下自己的感悟。

师傅来自于实践的经验很管用,刘清林叹服之余,也在悄悄融合着自己的经验。

比如,师傅看着二十四节气种地。可现在农业受节气影响越来越少。刘清林每天测量,记录黄瓜和番茄叶片的长短,高度的变化,黄瓜关节的长度,测量给水给肥……然后把数据输入电脑分析,如今,刘清林已记录了数万个数据,“我这是大数据种地!”刘清林呵呵地笑着。

现在,刘清林一回家,就和父亲聊自己的地,平时,他还会拍点智能大棚的照片发给父母,渐渐地,刘玉山也明白了,“儿子种地和我们不一样,全是高科技,也只有他们这种大学生才能弄明白,他们种地,一定能种得很好!”说起儿子,刘玉山满是皱纹的脸上,重又闪现着骄傲。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