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诗意元宵节最值品味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2-11 09:43:03   阅览次数: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诗经·陈风·月出》

3000年前,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诗人月下怀人,将自己思念的女子置于如水月色之中,用水墨晕染般的笔调勾勒出月色之美、美人之美、相思之美,那朦胧绰约之美、那迷离清雅之美、那落寞孤寂之美,如同一幅缱绻缠绵的画卷,让人的心化成了一泓清愁弥漫的碧水,随月华在她身畔缓缓流动。诗人以明月意象入诗,开创咏月先风。《陈风·月出》之后,明月不仅是孤高霜洁的物理存在,更是缱绻迷人的审美存在。正月十五,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元宵的诗意,便从明月开始。天上明月高悬,地上彩灯万盏,灯月交辉,情景相融,古人将元宵节的万千美好浓缩于一首首诗词中。“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鸟去,明月逐人来。”(苏味道《正月十五夜》)“灯火钱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帐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风味应无价。”(苏轼《蝶恋花 密州上元》)最忆火树银花景,最是缱绻明月心,成为元宵佳节中最浪漫飘逸、最清丽婉约、最空灵幽雅的美丽意境。元宵节成为中华民族最富有诗意的节日。

月下怀人、望月抒怀是元宵诗意中永恒不变的主题。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此诗写得怅惘徘徊,委婉缠绵。那一年的元宵节,丧妻不久的欧阳修被贬为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孤形单影,孑然一身,对比夷陵县城繁华热闹的元宵之夜,诗人不禁想起了去年元宵之夜,东京灯火辉煌,黄昏之后,月上树梢,与爱妻杨氏相依相伴,款款柔情,爱意绵绵,思妻之情油然而发,便挥毫写下这首传唱至今的名篇《生查子·元夕》诗意浪漫的背后,不禁让人凄然泪下。而140多年后南宋的元宵之夜,一位词人又一次写下了千古传唱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词语言含蓄婉转,尤其最后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更是余味无穷。这位词人是南宋词人辛弃疾。在词人笔下,临安城的元宵之夜,数不清的花灯晃动着,仿佛催开了千树花,焰火纷乱,往下坠落,又像是空中的繁星被吹落了,宛若阵阵星雨。达官显贵乘坐香车宝马,携带家眷出门观灯,醉人的香气弥漫着大街,人们在满城灯火中尽情狂欢,没有多少人意识到此时的南宋朝廷已是危机四伏。试想,抱有恢复中原、报国雪耻志向的辛弃疾在炫耀的灯火中千百次地寻找着,却无法找到志同道合之士,不经意间一回头,却看见了那个人立在那灯火零落处。而这个人正是他自己。难怪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把此句境界称之为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的第三种境界,确是真知灼见。

    当然,元宵节诗意更多的是喜庆热闹的场景与祥和幸福的意境。今天,让我们再次细细品味、反复吟读那些已经跨越千年的诗词歌赋。它们不仅能将我们重新带回诗人吟诗作赋的情景中,更能让我们感受古人过元宵节的那些诗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