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检索 学校首页 投稿

“男人,就该到军营里走一趟”——记退役士兵谷晋

时间:2010-11-22 作者:耿雪 来源:农学院 浏览:

谷晋,男,共青团员,1984年4月7日出生。2002年考入北京农学院物业管理专业。2004年12月至2006年12月服役于北京卫戍区某部队。退伍返校后转入工商管理专业学习。入伍期间,曾获嘉奖两次,卫训队优秀学员一次,板报评比全团第三名,篮球赛全师第二名,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

在学校,他是为学院赢得体育竞赛的运动健将;在军营,他是为连队争得荣誉的优秀战士。一部《兄弟连》,让他开始憧憬军营;一次军训,让他更加坚定信念。为实现自己的理想,他冲破重重阻碍;两年军旅生涯,让他不悔梦归处。“男人,就该到军营里走一趟!”谷晋这样说。

我要当兵

一部《兄弟连》让还在上高中的谷晋热血澎湃,从那一刻,他开始憧憬自己能成为一名战士,在一个战壕中,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共同战斗的战友。高三的时候,谷晋参加了学校的军训。由于训练时间紧张,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当他们洗完澡,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散发着浴液的芬芳,从澡堂走出来的时候,正好迎面走来一队真正的士兵。在金色的夕阳中,这些士兵穿着沾满土、被汗碱浸透的军装,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但他们队伍却十分整齐,大声喝着《团结就是力量》,歌声响彻整个军营,与十分懈怠的谷晋他们形成鲜明的对比。后来,谷晋从教官口中了解到,这些士兵是军校的新兵,刚刚从野外拉练回来,也已经四、五天没有洗澡了。谷晋说,自己到那时,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味,也坚定了一定要去当兵的信念。

然而,这个一心想当兵的男孩子却是到了大三才如愿以偿。大一的时候,是国家开始实行大学生入伍政策的第二年,谷晋交上申请表,却因名额限制没能去成部队。大二的时候,又因为学校活动,错过了面试时间。大三的时候,谷晋终于交上了申请,却又在体检时因为身上有几个小疙瘩被淘汰。十分失望的谷晋一气之下,撞开了正进行着面试屋子的门,大声对在场的军官们说:“我都等了两年了,为什么不让我当兵?”在场的军官们愣了一下,随即相视一笑说:“这是个好兵啊!”于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一波三折后,谷晋终于成为了一名军人。

一个将军有多难

知道自己要去山西大同某驻军基地后,谷晋十分激动。他说,自己坐上火车,看见火车后面拉的都是坦克、装甲车,感觉就好像自己是去上战场了。到了目的地,仿佛已是与世隔绝的另一个世界。暗黄的灯光从车站的甬道里照过来,整个车站已经被封锁,三四个班的巡逻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在车站里或跑步或齐步走,来接他们的军官喊着:“快集合!快集合!”谷晋说:“那感觉就和二战电影里一样。”

可后来的这三个月,让谷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再也不是电影了。初入部队的谷晋由于个子高、篮球又打得好,被分到了警侦连。虽然被分到了最好的连队,平时的训练内容可是一点也不比别的连队轻松。除了11项新兵基本训练,谷晋每天还要进行体能训练。“早上5公里,晚上5公里,中间训练的时候再跑一两个5公里,一天下来怎么也得20公里左右”,谷晋回忆说:“记得我们最后一个项目是射击,那边的天儿特别冷,但练射击的时候就卧在冰里,一卧就是一上午,手指都和钢枪连在一起了。”平时走队列的时候,赶上下完雪第二天,到处都是水坑。走着走着,如果班长说“前方发现核闪光!”,所有士兵就要立刻卧倒。有时,赶上水坑就要卧在水坑里,衣服就都湿了。因为长期高强度的训练,再加上经常卧在水里、冰里,谷晋到现在,膝盖上还贴着膏药,每到阴天的时候,都会关节疼。

新兵连的这三个月,基本所有士兵就是一身衣服没换过。每次训练完,谷晋和战友们都要先倒立,把头上、身上、衣服兜里的沙子抖出来。即使辛苦,他们也经常舍不得睡在床上,怕弄脏了床。有时,他们就坐在地上睡,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但就连这样的睡觉,对他们来说都是十分奢侈的。如果平时训练不合格,班长就要在休息时间把他们拉出去做俯卧撑,200个一组。压被子,可以说是所有新兵的痛。谷晋他们都是把被子弄湿,然后放在地上,用手榴弹弹箱压。所以,即使睡在床上,盖的被子也是湿的。聊到此处,谷晋笑着说:“我有一个战友,他妈妈知道这边冷,特意在被子里又多絮了一层棉花。他压被子的时候可受罪了,我们压一夜基本上就有点儿型了,他的都没变化。”第一年的军营生活每一分钟都很紧张,可谓高强度、高压力。谷晋回忆,自己那会儿想,才当了几个月的兵就这么辛苦,那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他们都是当了那么多年的兵。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从士兵到将军到底要付出多少就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概括的了。谷晋说,来部队前到火车站送自己的都是少将、中将,当时自己还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但现在已经开始对他们怀有敬畏之情了。

军演:荣誉高于一切  纪律高于生命

第一年的10月份,谷晋来到内蒙古,参加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军事演习。说是一个月,其实正式的演习只有四五天。谷晋与同是装甲兵的战友们就坐在装甲车里,有时一坐就是一天。装甲车就像是个大闷罐,夏天热,冬天冷,顶还特别低。路不平,车里特别得颠,头一直往车顶上撞。若不是谷晋他们都戴着钢盔,还没到目的地,人都已经撞得不行了。在装甲车里,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只能看指示灯。红灯是上车,黄灯是准备,绿灯是下车,所以要密切关注指示灯的变化,以便迅速行动。下车后,要按指挥排成阵型,不能乱跑。这首先是因为要做好作战准备,另外,战场上装甲车、坦克等行驶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不按阵型站好,很容易就会被撞到。

谷晋说,在某次演习中,他与战友一起俘虏了对方的战士,自己还险些被俘虏。在那次演习中,谷晋坐的那辆装甲车突然熄火了,车上的人不得已都要下来。这一下车着实吓了一跳,他们的车正好停在一个洼地,已经被包围了,满山遍野都是“敌军”的部队,连山尖上都是拿着机枪的人。看到他们的车熄火了,一个步兵团迅速包围了他们,有的拿着火箭筒,有的拿炸药包,还有两个人抬着重型机枪。眼看就要被人俘虏了,车终于打着了,谷晋和战友们迅速上了车。他们在车上通过小洞看到,外面“敌军”的人已经挨着车了,但车开了就不能围了,竟然还有人往车轱辘下扔东西,想把车拦下,但车迅速加速冲出了包围。说来也巧,谷晋同战友们,正是俘虏了和他们之前遭遇情况一样的一班“敌军”,这件事在回连队后,也一直被当做佳话传开。谷晋说,在军队里,荣誉高于一切,纪律高于生命,如果自己当时被俘,就是丢了连队的荣誉。但正是这次险些被俘的经历,让谷晋找到了和战友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正是他最初想要当兵的源动力。

演习这一个多月的生活也是十分艰苦。由于这里是高原,白天热晚上冷。当时,每个班一桶水,饮用和洗漱都要用这桶水。早上,这桶水表面已经冻了20厘米厚的一层冰,只能用铁锹把冰砸一个洞,才能倒出水。但洗脸时,手捧起水往脸上泼,水刚刚碰到脸,就已经结成冰碴了。演习时,做饭用的水都是就地打的井出来的水。喝汤的之前,都要先把汤表面的土吹掉,然后喝中间的汤,最下面也不能喝,因为都是沉淀下来的沙子。即使是这样,也要喝,因为这是十分珍贵的热的东西,还要把一部分汤装进水壶里带着。有时,连这样的汤也是喝不到的,只能吃压缩饼干充饥。晚上睡觉也是个大问题,帐篷睡满了,剩下的人睡在车里,车里也不能都装下,这就意味着有人要睡在外面,但大家都很团结,换着睡,即使有时睡得不舒服,甚至彻夜无法入睡。夜里是两个人一班岗,一班岗是两个小时,站岗的人会拿上四五个战友给的大衣,守护大家的安全,以免被人偷袭。谷晋说,演习的这一个多月让他找到了最初来军营想要找的那种感觉,“陪在你身边的,永远都是你的战友!”。

也苦也寂寞

虽说是自己想要来当兵的,也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种感觉,但苦与寂寞,也是随之而来的附属品。下连后的谷晋虽然被挑到了警侦连,但好学的他毅然决定学习卫生员。由于在警侦连优异的表现,谷晋地顺利成为每个连队仅有一个名额的卫生员。随后,他回到北京,开始学习卫生员的相关知识。那时,大学生入伍并不普遍,一个连队最多只有一个大学生,大多数都是连初中都没上过的战友,甚至有些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谷晋是北京孩子,有时难免觉得很难和其他战友接触。但谷晋说,作为少数,无法改变环境,就要努力去适应环境。因此,谷晋热心帮助同学,遇事积极相对,在部队里的人缘非常好。刘振和战友之间,常常一起复习所学的知识,还互相给对方打针、输液。通过不懈地努力,谷晋收获了全连第一的好成绩。结束学习后,谷晋又做回了普通士兵,在下届的新兵连中担任副班长的职务,他积极配合班长工作,带出了一批意志坚忍的好兵。

第二年下半年的时候,谷晋与连队战友参加了为期五天的拉练,长时间背着重重的行囊和枪徒步行走,再加上原来腿受过寒,谷晋的大腿抽筋了,腿肿得和原来的两倍那么粗。但他不肯掉队,依然坚持着。战友看不下去了,就把他的背囊拿走,帮他背。但谷晋始终不肯让别人帮自己拿枪,谷晋说:“枪是士兵的生命,再累也要自己拿着。”拉练时,谷晋晚上在山坡上站岗,他看到城里的高速公路那么亮,那么美,自己却在此处独自站岗,无法与家人、朋友团聚。谷晋说,那时自己特别喜欢李清照的词,“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灯尽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无奈无奈,好一个凄凉呦!”谷晋吟唱起来。拉练回来后,谷晋把李清照的词几乎都看了一遍。连队大门口有一棵大梧桐树,赶上下雨的时候,那可真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有人说很多艺术家都是孤独寂寞造就的,也许谷晋在军营久了,倒成了词人了。

当笔者问谷晋当兵苦不苦时,他这样说:“我回来后,家人和朋友也问过我。我觉得不苦,什么困难摆在面前时,也许觉得困难,觉得累。但是坚持过去了,回头再看,也就没什么了,只要有勇气去做,就不苦。”

(执笔人:耿雪)

士兵感言:

2005年10月16日   星期日   阴

趴在冰冷的战壕里,手握着我的第二生命,四周一片漆黑,寒风从身边刮过,我的耳朵又一次被冻伤了,连带着后脑勺都如同针刺的疼痛。这是我参加此次演习的最后一岗哨,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提高警惕绝不能出任何问题。

回想过去的这一天,早上天还没有亮,我就从装甲车的两个履带中间醒来,收拾装备准备出发。这一夜又是几乎没有睡着,气温已是零下,入睡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在这荒无人烟的戈壁,能够睡在遮风避雨装甲车底盘下,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一声令下,打破了属于戈壁上特有的寂静,几十辆装甲车的马达轰鸣而起,和我的战友一同坐上了611准备就绪,今天的任务是:发挥装甲车的机动优势,在战场做大的迂回,从侧面插入敌人的腹地,发起冲锋。

车行驶了一上午,戈壁的路途非常颠簸,我的脑袋与装甲车的天花钢板进行了无数次的“亲密接触”,还好头顶钢盔,感觉会好一点,但脑浆如同散掉的浆糊一般。

11点28分遇到了我们今天的第一批敌人,一个坦克营。车内开始紧张起来剿腥讼嗷ヌ嵝汛蚱鹁瘢蝗怀的诘幕频粕亮粒性幼糯潭牧迳炱穑液驼接颜砗米氨福沂痔崆梗坎蛔Φ亩⒆藕竺拧5被频票湮痰疲喑ご蚩凹壮岛蟪得牛颐茄杆俪宄鲎凹壮担凑昭盗返奈恢靡蛔峙趴蚩沟谋O兆龊谜蕉纷急浮3宄龀岛螅氏衷谖已矍暗氖鞘噶咎箍吮晃颐堑淖凹壮岛筒奖鳸字型包围,在我眼前最近的坦克不足五十米,战场局势十分紧张,仲裁人员开着越野车巡视战场,随后接到命令:收队继续前进,就这样一场小的战斗结束了。回到车里排长通过无线电得到信息对我们讲:由于距离、兵种和阵型等原因,仲裁裁掉了敌人5辆坦克,我们被裁掉了2辆装甲车,在这场小的战斗中我们取得了胜利,抓紧时间前进,要按照既定时间到达目的地。

今天中午没有开火,吃的是压缩饼干,我的一壶水上午已经喝完了,是二虎分给了我一些,没有这口水这些饼干真的难以下咽。

15点整,按照既定计划,我们到达目的地,透过装甲车两侧的机枪空,我看到了满山遍野的步兵和坦克,我们与大部队一同发起冲锋,由于战场太大,作为一个小的士兵根本不清楚自己身处于战场上的任何位置,我看到周围没有一个自己的战友和友军,装甲车外的所有的人拿着各种武器都用仇视的眼光看着你,这时我才明白,我们这个装甲步兵营正身处敌人的腹地,完成着最危险的任务,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热血澎湃。

回想这演习的三天,我无时无刻不处于兴奋之中,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真正做军人的感觉:驰骋于疆场之上,和我的战友一同并肩作战,今天谁与我共浴血,谁就是我的兄弟!把生死置之度外,身怀钢铁般的意志,临危不惧的品格,和为国奉献的忠心。

“不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我想此时此刻我做到了,我无悔我的选择,我为自己而骄傲。好男儿志在四方,是男人就该到军营里走一走,是汉子就该到军营中练一练,是雄鹰就该展翅高翔!

记者手记:

在笔者眼中,谷晋就是这样一个心中沸腾着热血,不愿屈服于困难的好男儿。但在这个男孩儿身上,笔者还看到了他的坚韧、他的柔情。军营所给予他的,不只是挺直的身板,更是一种对战友、对工作、对国家、对生命的热爱。谷晋说,如果自己有个儿子,以后也要让他去当兵,让他也通过部队成长成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担当的男子汉。也许,最初驱使谷晋去当兵的只是一部电影、一种感觉,但现在他无悔于当兵两年的缘由,则是一种对身边一切的热爱以及积极面对人生的态度。

热点专题 更多>>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