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检索 学校首页 投稿

两载驻军营 刹那写芳华——记退役士兵张博

时间:2010-11-22 作者:石爱华 来源:农学院 浏览:

张博,男,中共党员,1986年2月出生,2004年考入北京农学院园林工程专业。2005年12月至2007年12月服役于北京军区某空军部队。退伍返校后转入风景园林专业学习。2007年光荣入党。入伍期间,曾荣获三次嘉奖,连续两年荣获“优秀士兵”称号,并荣立三等功一次。

问起张博为什么当兵,他说了两个字——体验;问起张博当兵会不会后悔,他说不后悔;问起张博当兵苦不苦,张博笑了,给了笔者一个不言而喻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去试试”。回忆起两年的时光,张博显得很平静。可当张博揭开回忆的那一霎那,“轰”的一声巨响为他的军营生活拉开了序幕。

在原平大爆炸中执行第一次任务

2006年4月,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原平市也跟着颤了一下,山西原平轩岗煤电公司职工医院发生爆炸,原平上空升起一股浓烟。玻璃、砖头、木头,各种各样的碎片洒满了厂房的每个角落,数十人在这次爆炸事故中不幸遇难。抢险指挥部队当即成立,公安、武警、消防、医疗等救援部队全部集结。其中有两辆挂着煤渣的卡车,一路赶往事发现场,所经之地,烟尘四起。车中数十名抢险战士里有一位新兵,他心情忐忑,握住铁锨的手微微发热,这样的场面是他前二十年的城市生活没有见过的,这是他军人生涯中的第一个任务!

2006年4月10日,凌晨2点,天还没全亮,张博和他的战友们就接到任务要去爆炸现场救援。那时候,张博还是一名新兵,虽然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可“救援”对于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接到任务后,所有人快而有序的列队准备出发。张博当时很紧张,他知道他将要去的是一个爆炸现场,那里可能火势凶猛,可能充满危险,他内心复杂却并不害怕。那种心情仿佛是要上战场一样,尽管他手里紧紧握住的不是枪,只是一把铁锨。救援迫在眉睫,在连长的号召下,大家士气高涨,张博和他的战友们一个个窜上卡车,蒙蒙亮的早晨,在飞奔的大卡车上,张博顿时觉得,当一个兵如此光荣。

“当时现场真的是惨不忍睹”,说这话的时候,张博不禁皱了皱眉头,4年前的景象又一次被他缓缓揭开——爆炸中心的建筑被夷为平地,附近一个五层居民楼半个单元坍塌,周围一公里范围内的建筑设施都受到破坏,电力供应也暂时中断,每一具遇难者尸体的抬出都会引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张博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涌向心头,那股力量作用在他的手上,脚上,他拼命的挖砖头,抬石板,搜寻着幸存者,生命攸关,士兵们到达现场后就立即投入到了救援工作当中。从早上天刚亮,到晚上十一点,没有喝过一口水,没吃过一口饭,就这样连续干了两天,回去的时候,他们的衣服与挂有煤渣的车早已融为一体。凌晨,没有办法洗澡,为了不弄脏床铺,张博和他的战友们,倒地即睡……正是那一次的救援任务,让他看到生命的脆弱,也开始明白一名军人身上的使命!

“二尺六”到“二尺一”的腰围是怎样炼成的

从学校到部队,对于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张博而言,新兵连无疑是场“恶梦”。任何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都会有那么一股“不服气”的劲儿,初入新兵连的他也带着一个大男孩的倔强脾气,然而这个叫做部队的地方给予他的回应只有两个字——纪律。

他“怨”过每天要站着吃饭,“恨”过一摆就是半个小时的踢腿动作,“怕”过突如其来的紧急集合……初来乍到的他在紧急集合时出过很多状况:鞋子穿反了,扣子扣错了,衣服找不到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会发生的。”张博半开玩笑地说道。

这段军营生活里也有一些让他遗憾的事情,最为深刻的还是他从军两年,却始终与枪无缘。任何一个士兵都有一种英雄情结,对真枪实弹有着一种特殊的向往,然而张博这两年,却始终没有实现这个愿望。真正的匍匐前进应该是怀里抱着枪前进的。然而,陪他度过匍匐前进训练的却是他的脸盆。圆圆大大的脸盆本来拿起来就不方便,况且,在五十米的训练场上,脸盆还要始终与地面保持一段距离。第一次端起脸盆的张博,在练习匍匐前进的时候,前进不足25米就力不从心了,后来的训练是班长连拉带拽、手脚并用地把他“赶”到终点的。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冬天,那个脸盆,那个特殊的50米!

新兵连虽然苦,但有很多小插曲,让那段岁月熠熠发光。刚进新兵连没多久,班长要求大家剔头,然而,九个大小伙子,谁也没“动过刀”,而新兵连里又没有理发店,请理发师也不现实,面对剔头这个迫在眉睫的任务,班长挺身而出了,张博的头发没有逃过此劫,用张博的话说“我们脑袋都成土豆了”,经过班长的“折腾”,战友们互相看着都忍不住大笑,最记忆犹新的是,当天下午,旅长来检查,看到他们参差不齐的头发时,竟说班长虐待新兵,班长当时真的是哭笑不得。至今,张博回忆起那时候的土豆发型来,还是忍不住笑。总之不管苦也好,乐也好,最终他还是学会了叠“豆腐块”,打背包绳,学会了稍息、立正、齐步走,学会了一个士兵该有的所有姿势。当然,当他学会这一切的时候,也是他必须和新兵连说“再见”的时候。

一般新兵在新兵连都应该是三个月,由于种种原因,张博的新兵连是五个月,在他走之前,迎接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送别。那是一个有些寒冷的春天,两排士兵整齐地站在平常的训练场上,一边是准备离开的新兵,另一边是送行的战友,他们身后,是准备启动的汽车……这个时候,要走的士兵依次与送行的战友握手,拥抱,然后泪流满面……张博告诉记者,第一天来新兵连的时候,他在被窝里偷偷地哭了,但面对离别,他在训练场上放肆地落泪了,自此一别,何年再见,或许就是一辈子吧!

就这样,张博在泣不成声中告别了新兵连,此时他的腰围也从二尺六瘦到了二尺一,以至于后来张博的母亲在看到他时,抱着他哭着问道,“这还是我的儿子吗?”

感动比伤痛猛烈  错误比荣誉深刻

五个月的新兵连生活让张博成了一个真正的兵,2006年5月张博被分到了北京军区某空军部队,成了一名雷达兵。晨练、打扫、吃饭,训练、上课、值勤,这一切的训练本该顺理成章,然而,刚到新兵连没多久,张博就在一次野外训练中发生了意外。

2006年7月,张博和战友们一起参加一次大型的野外训练,张博在执行任务时不慎摔倒,一霎那,他的腿失去了知觉,恍惚间各种声音混合在了一起,打电话的声音,战友们的寒暄声,救护车的喇叭声……此刻,还有一个火烧眉毛的问题,张博在军营里没有亲人在身边,没有工资和存款,他的治疗费用必须在短时间内筹齐,该怎么办?部队领导的一声号召,战友们纷纷为他捐了钱,至今提起那次意外,张博还是很感动。更让张博感动的是他的班长。班长家在广西很穷的一个地方,平常省吃俭用,半年才攒了一千元钱,本来打算寄回家里,但当班长看见张博受伤的时候,却丝毫没有犹豫,立即把这一千块钱拿出来给张博看腿。伤痛是短暂的,但这种彻头彻尾的感动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记者分明感觉到此时的张博,声音又变得颤抖了起来。

战友们的关怀,班长的信任照顾,更坚定了张博要做个好兵的信念。每年,他所在的部队里都会有“比武”。“比武”有很多项,比如技术,知识等等。在一次背条令的比武中,张博很快地完成了试卷,并且质量也非常高,为此他为全连争得了荣誉,也因此立下了三等功。除此之外,他还连续两年获得“优秀士兵”称号。说起“优秀士兵”,他谦虚地说自己没有特殊的本领,只是踏踏实实的做好该干的事情,认真地完成工作,努力为战友们服务。每天早晨五点半,在起床号还没有吹响的时候,他就早早地起来,拿起笤帚,把本班的卫生区打扫干净,大家早上起床的时候,总是发现卫生区早已经干干净净的了。他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每天坚持早起半小时的习惯,一干就是两年,这么多个半小时加起来,诚然变成了一种品质。这个优秀士兵,他当之无愧。

天下没有不犯错误的人,张博也不例外。在部队的时候,他曾犯下一个“惊心动魄”的错误,这个错误是他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块垫脚石。作为雷达兵,每天要站岗执勤,确保雷达车和游击车的安全、正常地工作,部队的地形特征决定了雷达车和游击车的位置是一上一下,不在同一水平面上,雷达车和游击车之间必须要用特别粗的电缆供电。一次,正好赶上张博执勤,比水管还粗的电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搭在了游击车的车顶,不懂的人可能不知道这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一旦电缆漏电,或者与车身发生摩擦产生火花,那么游击车就会一瞬间爆炸,从人间蒸发掉,后果之惨烈可想而知。然而正在值班的他却没有发现这个细节,站长在监督巡查的时候,发现了电表的异常,电压不稳,便亲自上车检查,他看到电缆搭在游击车车顶,而且有起火的征兆,一下子雷霆大怒,此时的张博已经不知所措,因为他的疏忽差点酿成恶果。经过此事,他明白了,很多事情在军队里、在战场上是容不得意外的,一旦意外发生,且不说价值几千万的游击车毁于一旦,还可能会造成人员伤亡,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张博被领导狠狠地批评了一通,由于他的不认真仔细,全连的战友陪他写了检查,但因为他平日表现良好,面对错误的态度端正,部队原谅了他,并没有给他再多的处分,提起这件事,他依旧心有余悸。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他都以此为鉴,认真完成每一件事。尽管这段回忆并不快乐,但这无疑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雷达兵 文艺兵 炊事兵样样精通

张博说部队处处讲究规矩,连放砖头都必须码成豆腐块状,然而部队生活并非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无味,在部队的两年里,他有很多充满阳光的回忆。细细想来,这两年,他也是个当过文艺骨干,当过大厨的兵呢。

张博在上学的时候,学过画画,他这个特长在军营里得到了施展,两年来,他用手中的粉笔,为军营生活绘出了不一样的色彩。

军营里,每个连队都有宣传板报。早在新兵连的时候,张博就开始负责他所在连队的板报工作。各连队偶尔也会搞板报评比,一次以“转业军人”为主题的板报评比中,他的板报拿了第一名。提到这件事情,他脸上流露出小小的自豪感,那次主题板报,他以游击兵的专业联想到了平常实验用的发动机,在板报上画上了小小的发动机,这个创意得到了领导们的一致好评,获得评比的头奖。这次经历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从此,他便开始了他出板报的生涯,并且一直没有停下来过。“七一”党的生日,“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大小节日都曾成为他粉笔下的主题,“八荣八耻”、“遵纪守法”都曾成为板报的思想内容,小小的黑板不仅宣扬了优秀的精神,更记录了张博两年别样的青春。两年来,连队的板报都是由张博一个人构思,设计,落笔的……时过境迁,假如再次拿起粉笔,站在黑板前,他一定有很多别人想象不到的感慨。

春节是最热闹的一个节日,虽然部队里也有假,但是不能回家,于是战友们聚在一起庆祝。其中自然少不了包饺子的环节。有意思的是,每个班包完饺子还要“比武”,拼一下饺子质量的高低。在此之前,张博从来P有包过饺子,但看到大家一起动起手来,张博也觉得包饺子很是新鲜,便也跟着“胡包一气”,最终一个个饺子欢快的跳下水以后,全部化身为面片烫了。在“惨不忍睹”的比拼中,最终面片少的一锅饺子取得冠军,面对如此多的面片烫,大家吃起来却一点不含糊,营长带头“品尝”,大家也跟着往嘴里招呼,很快这些饺子就下了肚。如今,他不仅会包饺子,蒸馒头,连煲粥都会,而且不比炊事兵差,但每当他说起那些“狼狈”的饺子的时候,还是会笑的合不拢嘴,他人生中的多少个第一次都是在部队开始的啊!

有一件事始终让张博记忆犹新。当兵之前,他晚上都是穿着睡衣睡觉的。当兵之后,部队里总是会突然的紧急集合,必须在穿好军装之前先脱下睡衣,为此,他吃了不少苦头。后来他也终于发现,每当他穿睡衣睡觉的时候,一定会紧急集合,后来营长告诉他,在部队里就该有个兵样,打仗的时候容不得浪费一点时间,在军营里睡觉就是要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穿过睡衣,紧急集合也再没迟到过。

张博说,这两年的故事要是讲完真要讲上六百多天,因为每一天都不一样,如果非要给这段岁月一个评价,那就是——值了!

                                               (执笔人:石爱华)

士兵家书:

有很多故事连张博自己或许都忘记了,然而在张博妈妈的抽屉里却始终保留着一封家书,张博的妈妈把那封信打开给笔者看,信上记录着张博曾经最真实的心情。Dear my family:

一个多月没见了,现在拿起笔倒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春节快到了,大家都还好吧,我在这里,先提前给你们拜年了。

部队的日子虽然很苦,但经过了这么多天,也算适应了。前些日子,听到“家”这个字都会热泪盈眶,现在好多了,起码不会每天都红着个眼睛,不过我还是非常非常想家,非常非常非常地想你们。哪怕在家里多呆一天,再多看你们大家一眼……

哎,不说这些了。这些事情想越多,心里就会越难受,还是说说你们吧。首先是你,我喜爱的硕硕,我不在的日子你过的好吗,再有半年你就要中考了,别忘了收收自己的心,以前我只顾教你怎么玩了,说实话我都后悔以前总是带你玩了,现在一定要抓紧学习了,当然,该玩的时候就放开了去玩,但一旦回到课桌前就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学习,你走的路还没有我多,记住一个真理:这个世界上没有必胜的战争。所以你要加油,命运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

说完了硕硕,我想说说妈妈,当初是您让我选择来到军营里,您可知道,这里的生活是我出生以来过得最苦的日子,您怎么这么狠心?呵呵,开个玩笑,其实我在军营里过得很好,妈妈,您大可放心,我倒是挺担心您的。您今年奖金发的多不多,老毛病犯没犯?虽然我懂得没您多,但我还是想劝劝您,您这么大岁数了,凡事都要想开点,别什么都往心里去,那样对身体不好,如果您病倒了,那咱们家就没法维持下去了,我想这您可比我清楚吧,所以,在我可以自立之前,您可不能倒下,而且现在的我已经在军营里锻炼的越来越独立了,所以妈,凡事都要笑着面对啊。还有就是您要多关心张硕,多教教他怎样做人做事,我不在,没人陪他玩了,所以妈,您可不能忽略了他。

到部队这些天里,我最想的就是您们,爷爷奶奶,我不在的日子里,您们的身体还好吧,这么多天看不到我,您们想我吗?我可是想死您们了,天气冷了,可要多注意身体,没事的时候多看看电视,少干点儿活儿,还有就是,您们平时别一没事儿就吵上两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有你们俩斗嘴的时间,还不如多想想您的孙子我吧,您们可要好好保重身体,我还想着孝敬您们呢。

最后我要和您说两句,爸,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跟您说什么,想到您,我的心情就很复杂,呵呵,其实说实话有时候不喜欢您一副老书生的样子,您肯定觉得自己经验丰富,资历很深,可在我看来,您很笨,笨的连和儿子怎么沟通都不知道,连儿子想要什么都不知道,您确实是太讨厌了,但我从来没有怪过您,真的,因为我明白,明白您心里很想说“儿子,爸爸是爱你的,并希望你能明白”,但您嘴上总是和我作对,您总是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藏起来,我可是您儿子啊,我们俩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爸爸,总之,以后我们爷俩就有什么说什么吧,我不在的日子您要好好照顾妈妈,好了,这是最后一张信纸了,不能多说了,就到这里吧。

我最后还是要说一句,祝你们春节快乐,我真的很想你们,很爱你们!

                                                2006年12月  张博

 士兵感言:

     说实话,刚到新兵连的那个冬天,我真的很不喜欢每天早晨一分钟就会结冰的洗脸水,不适应两个人挤在五块砖头搭起来的硬板床上睡觉,当时的心情也曾压抑过,但当有一天我真正走出来之后,忽然发现,我不知不觉中长大了许多曾经的我,面对很多事情不知道忍让,如今面对生活再遇到任何困难都觉得没什么了,军营教会我做人做事都要明明白白的。当然最难忘的还是我的战友们,如今大家早已各奔东西,分散在全国各地,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有那么一群人,我们一起在烈日下喊着“一二三四”,我们一起冲在抢险前线,我们告别时一起泣不成声,我们一起体会了什么叫做兵!这段军营生活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那些战友是我一辈子的兄弟,真的,当我转身离开军营的那一霎那,我突然发现,原来我深爱着那个地方!

记者手记:

     和张博见面到采访完毕不过一个小时,而整个过程笔者都沉浸在一个漫长而意义深远的故事里,也不禁回忆起来笔者参加军训时的情景。那短短的十日军训已让笔者终身难忘,不敢想象这两年的军营生活在张博的生活轨迹里留下了多大的印记,但笔者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张博正用更积极的态度面对如今的生活,而他的那些军人品质俨然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种习惯。如今,他会照顾家里的每一个人,自己洗衣服,偶尔下厨房露一手,偶尔翻看一下军营里的老照片……没错,他是一个兵,一个好兵,从第一天踏入军营的那天起,他就注定与“军人”这两个字终身为伴,这两个字也会让他终身感到骄傲吧。笔者有时候在想,张博曾画过无数张板报的黑板上如今又承载着哪些人的哪些故事呢?

热点专题 更多>>
最新动态